擦色QQ个性网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非主流 - 非主流意境 - 正文

浑水开出“第二枪“:辉山乳业营收存欺诈现象正文

类别:非主流意境 | 点击: | 日期:2020-09-16

mwr-logo.jpg

沽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于12月16日发表了对辉山乳业(06863)的沽空报告。受此影响,辉山乳业股价下跌,并于12月16日上午紧急停牌,当晚发布澄清公告。但浑水方面表示,这只是第一份报告。

辉山乳业12月19日9:00起复牌,午盘报收2.81港元,股价回升2.18%。

然而,浑水发布第二份狙击报告。浑水在第二份报告中称,将详细介绍辉山乳业的营收也存在欺诈现象,国家税务总局的数据显示,“辉山大量虚报收入”。

智通财经转发浑水的“沽空报告”和辉山的反击声明,以便于投资者了解详细情况。

1.png

浑水报告原文请参见链接:



辉山乳业公告请参见链接:



以下为浑水第一份沽空报告的全文翻译,以供参阅:

2.png

我们沽空中国辉山乳业控股(06863),因为我们认为它的价值接近零。我们认为辉山就是一个骗子公司,在这份关于辉山的第一份报告中,我们将详细说明我们的结论以及事实支撑。

至少自2014年起,辉山通过虚假宣称牧草苜蓿大部分自供,来夸大利润率。但我们发现大量证据表明,该公司长期以来都是从第三方购买大量苜蓿,因此我们毫无疑问地认为,该公司存在财务造假。

辉山乳业在其奶牛养殖场的资本开支也存在欺诈行为,我们估计夸大程度在8.93亿到16亿元(人民币,下同)之间,资本开支造假的主要目的可能是为了掩盖其在收入报表中的欺诈行为。

辉山杨主席至少从公司窃取1.5亿元资产,实际数字很可能更高。当中涉及将一家最少拥有四个乳牛牧场的附属公司向一位未披露的关联方转移,此交易未披露。我们确定杨主席控制着这家附属公司及相关牧场。

即使辉山财务不存在欺诈,该公司也似乎处于违约边缘,因其杠杆过高。即使以面值计,该公司的信贷指标也高得可怕。辉山乳业在2016财年使用了太多杠杆,其审计师似乎已经停止予其“持续经营”资格。鉴于我们给出该公司利润具欺诈这一结论,我们对明年辉山不会出现债务违约没有信心。有明显迹象表明该公司面临巨大财务压力,包括辉山试图采用的融资类型以及中止的项目。我们认为,该公司资产负债表的资产方面被大量夸大,因虚报的利润及现金、高估的生物资产以及某些高度可疑的资产账户。

尽管与完全零资产相比,该公司仍具有“真实业务”,但其巨大财务杠杆使得我们认为,公司股票接近无价值。在我们看来,该公司资产价值及业绩报中的利润被大幅夸大,现金亦被大量夸大。至于夸大的程度尚不清楚,可能还存在其它类似的资产账户。评估辉山真实的股票价值,需要了解其账户真相,而辉山的真实账户信息供应缺乏。

香港交易所中央结算系统(CCASS)数据显示,辉山在外流通股有相当一部分已经被用作融资质押。如果我们是正确的,那当借款人无法满足追加保证金的要求时,股权长期持有人将面临巨大风险。

我们对辉山的调查已持续好几个月。在此期间,我们的调查人员访问了35个牧场,5个生产设施基地(其中包括1个中途停工的基地)和2个完全没有建设迹象的生产基地。此外,我们的调查人员通过无人驾驶飞机对辉山基地进行选址,并聘请了三位乳业专家,其中两位在中国奶业领域有着深厚的背景。我们和调查员于三个不同省份,与苜蓿的供应商及进口商进行了谈话,其中一些省份的供应商正向辉山出售苜蓿。此外,我们对辉山的营收进行了广泛尽职调查,将在第2部分中讨论。

通过虚报苜蓿自给自足以虚假夸大利润

我们的结论是,辉山至少于2014财年开始通过虚报苜蓿自给自足,夸大其毛利润及利润报告。辉山认为,苜蓿生产自给自足是其毛利润领先业界的主要驱动力。我们的研究表明,辉山在苜蓿方面从未自给自足。相反,辉山从第三方购买了大量苜蓿,价格高于其所宣称的生产成本。该公司还声称,通过减少饲料成本以保证利润,我们认为这亦存疑。2016财年开始,辉山开始宣称正在降低苜蓿配给量,以在低价格环境中降低产奶量。我们认为,这一解释站不住脚,并认为这是对掩盖其苜蓿供应造假的一次愚笨尝试。

什么是苜蓿?

苜蓿是一种蛋白质和维生素丰富的草,能提高牛奶产量和蛋白质含量,也是影响原奶销售价格的关键决定因素。它就是辉山宣扬的“从牧草到餐桌”完整一体化模型中的“牧草”。

辉山宣称苜蓿生产为自给自足

辉山表示其苜蓿为自给自足,这早在其2013财年报告中就表示苜蓿有剩余,2015财年年报幻灯片中也重申这一说法。

3.png

辉山所谓的苜蓿自给自足为其利润基石

事实上,辉山已经从第三方购买了大量的苜蓿,所以它的利润被大量夸大。据辉山称,公司不需要从第三方供应商处购买苜蓿或安排长途运输,因此辉山财报中的利润巨大。其IPO招股说明书中,辉山声称其生产成本为70美元/吨(约437元人民币/吨),而进口苜蓿则为约400美元/吨(约2500人民币/吨)。辉山强调其物流成本和质量优势,鉴于其苜蓿养殖场靠近饲料加工厂和奶牛场。短供应链也被认为,能改善牧草蛋白质含量的保留状况,否则在运输和处理过程中该成分将会降解。我们估计,基于2014财年财报上的产量,辉山公布的苜蓿短供应链能节省成本0.83亿至1.1亿元人民币(相当于600-800元人民币/吨)。

辉山的生物收益预设了所谓的苜蓿产量,如下表所示,从2013至2016财年,苜蓿的生物收益占辉山税前利润的19%至24%。2011-2013财年期间,这些低生产成本,是乳品业务部门利润率由42.7%提高至59.8%的催化剂。2013年,一家大型投资银行估计,辉山苜蓿种植园为其奶牛养殖业贡献EBITDA现金的22%(扣除生物亏损)。

4.png

大部分辉山可比同业公司没有宣称种植大量的苜蓿,因此,辉山公布的毛利率以及EBITDA大大高于同业。然而,辉山在苜蓿生产方面并没有实现自给自足,因此其超额利润报告是虚构的。

5.png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匿名评论